追蹤
雀斑熊貓的森林花園
關於部落格
森林逐漸成長中...
  • 37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零體罰的迷思

    首先甭說目前教師的地位有多低下卑屈,「零體罰」這三個字就足以讓在現場的教師頭皮發麻。

    記得還是死大學生的時候,關於專業倫理道德的部份,就有教授針對「零體罰」的議題做為探討的主題,當時那一堂課不只有幼教系,還有其他初等教育部份的同學。其實若依照零體罰的精神,幼教施行起來確實容易很多,因為小朋友此時塑性高,也比較好「哄」,就算不用體罰的方式,光是剝奪他們玩遊戲的機會,他們就會很難過了。

    但是若是其他學習階段,如國小國中,其實沒有帶點體罰,真的很難壓制。你說要給予鼓勵嘛~現在的小孩物資享受沒有從前缺乏,可以說是呼風喚雨、要啥有啥,以老師那微薄的薪水能夠引起學生興趣進而引發學習動機的東西,可說是少之又少。若要剝奪學生的某些權力,他們又常常覺得無所謂,你又能拿這些孩子有什麼皮條?

    其實就算是幼教,多少還是會體罰一下/___比如說有小朋友搗蛋,再加上這個小孩天兵的可以,用講的聽不懂,所以有時候立即的罰站是很有用的。不過更甚者,有的小孩連罰站都不怕,照樣給你跳舞扭屁股。呵...

    我們回過頭來想,為什麼要有體罰?如果用講的就能聽懂,那還需要體罰嗎?作為教師,我們需要一些處罰的方式,來維持課堂該有的秩序;對其他小朋友來說,他們也需要制定或被制定一些規則,來維持團體的紀律。

    以前我也覺得不應該打小孩,最起碼拿棍子或愛的小手打小孩是一件不道德的事,不過這是在我教到去年那一個小學班之前。我工作的地方比較有意思些,除了當幼教老師之外,還得幫國小兼課,不過如此下來我多少也能體會當國小老師的辛勞,同時也體會到國小的孩子頑劣的程度。

    我還記得去年我第一次帶國小班的健體課時,那股錯愕與挫折感,是我始料未及的。那個班上有個問題兒,顯然很不受歡迎,滿嘴自以為好笑的髒話/難聽話,再加上很禁不起激的衝動個性,常常被人說個幾句,就動手打人,也不管是上課還是下課,還好當地人普遍對老師都很尊重,所以小朋友也還不至於對老師動手。當時的我也不過就是第一年工作的老師,遇到這種狀況,其實感到相當地受挫;再加上小朋友的鼓動,因為他們也不喜歡那個小孩常常沒事就動手打人(可是很奇怪,偏偏就是那幾個小孩特愛刺激他。只能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所以也要求我一定要嚴加處罰。為了讓打人的孩子感受被打的人的痛,我也只能用很愚蠢而直接的方式,那就是「打回去」。

    到最後,我利用賞罰分明雙管齊下的方式,要求他只要不再在我課堂上打人,學期末我就送他一個大禮。當然我也提醒他和週遭的學生該如何避免這樣的衝突,以免發生憾事。最後收到多少功效,我很難確切講明白,但是孩子多少有收斂些,我想這就是進步吧!?

    再回到零體罰的議題。零體罰不等於零處罰,但是除了體罰之外,還有哪些方式可以適切地處罰學生而不造成心理傷害?我認為答案是沒有。無論是哪種處罰,一定都會對學生的心理造成影響,或者該說是我們也希望能造成影響,否則就失去了處罰的意義。處罰的內容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學生是否明白是非對錯。就像我們都知道,沒有人在體罰高中生、大學生的,就算有也是極少數,體罰大多集中在國小國中時期,這是為什麼?因為這個時期對是非對錯最容易有似是而非的印象,道德觀尚未建立完全,但是能力上已經可以恣意妄為了,如此才需要處罰進行約束。

    就我而言,「零體罰」的法令就像「三隻小豬是成語」一樣可笑,但是很難說未來10年、20年後,人們是會視之為德政或者是敗亂的根源?同樣身在第一線的我們幾乎都有相同的感慨,上位者不知基層的辛苦,他們胡亂起個頭,我們就得拼上性命地接軌,小老百姓是很無奈的。

    老話一句,我還真懷念曾志朗教授領導的教育部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