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雀斑熊貓的森林花園
關於部落格
森林逐漸成長中...
  • 37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自創】孤獨的十字架(六)

    淚模糊了老者的眼,在那一陣恍惚失神中,他看見了最不願想起的過去。如果可以從頭來過,他一定不會放開那雙手......

    在關鍵性的那一天,每一位身在戰場上的軍人都恪守本分,拋頭顱、灑熱血,完成退敵固防的任務。銘恩因為擔任文書官,所以沒有直接地受到前線的衝擊,但敵人猛烈的炮火轟炸,仍然讓他受了不輕的傷。銘恩在戰地醫院稍微做了基礎的治療包紮後,就迫不及待地前往安珍的家。他期望能將情人擁在懷中,分享勝利以及生還的喜悅。

    但是上天總是不會這麼盡如人意。銘恩在安珍家的防空洞找到了安珍的雙親,兩老正忙著將可用的家當搬進防空洞中,因為突如其來的空襲,安珍的家早已僅剩斷垣殘壁,要在碎磚破瓦當中找到堪用的東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銘恩僅僅看見兩位老人家揮汗如雨,急忙詢問安珍的下落。

    「安珍!?安珍那時說要去找你之後,就沒再回來了啊!」呂父詫異的反問「你不是把安珍留在營區了嗎!?」

    「沒有啊!營區這麼危險我是不可能讓安珍去的!!」銘恩從呂父的口中得知他並未期望的消息,銘恩慌了「我將安珍帶到天主教堂了。難道她沒有回來嗎!?」

    「安珍她沒有回來呀!」呂母此時已知事態嚴重,趕忙放下手邊的工作「我們快點去找一找,搞不好她是被困在某個防空洞裡了!」

    銘恩帶著安珍的雙親,從安珍的家沿路走到天主教堂,四處尋找可疑的防空洞,但不是空無一人,就是非他們所要尋找的對象。
 
    「安珍!安珍!妳在哪裡?聽到了就答應一下啊!」

    銘恩與安珍的雙親四處尋找,最後,他們走到了天主教堂,但是看到的卻是如同地獄一般的景象。

    天主教堂受到砲彈直接的襲擊,整個天主教堂只剩下圍牆還可辨識的出,其他都塌毀成一座石頭山了。而唯一辨識得出的圍牆以及教堂大門的穿堂建築,早已燒的焦黑,而且還微微冒著煙。看到這樣的景象,銘恩內心有了不祥的預感。他不斷的祈求,希望事情不要是他所想的那樣。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只要還沒看到屍體,一切都還來的及!!

    「嗚...呃...」原本應該是禮拜堂正門口的位置,傳來一聲微弱的呻吟,銘恩趕忙衝向前去,內心則不斷地向天主祈禱。
 
    「慕神父!!」銘恩找到了聲音的來源,只見慕神父頭面向地趴著,不住地呻吟。他的背上滿是被石塊砸中的傷痕,更糟糕的是,有一根木枝刺穿他的身體,鮮血流淌一地,那樣的傷,該是如何地折騰著這位年老的外國神父。

    銘恩想要撐起慕神父的身體,但慕神父已經虛弱到禁不起任何一點觸碰,更何況是搬動他的身體。「慕神父!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安珍呢?安珍去哪了?」銘恩看見慕神父的慘狀,已經忍不住哽咽,一開口,連淚水都跟著話語湧了出來。

    「銘恩...是你啊...」慕神父虛弱無力地面對銘恩,想要看著他,卻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你平安無事...真的是太好了......咳...咳!」慕神父才要回答銘恩一連串的問題,卻發現自己的嘴裡滿是鮮血,說話時都會嚐到血腥味,忍不住咳了咳。
 
    「慕神父!!」銘恩看到慕神父吐出鮮血,擔心他就要離自己遠去。以慕神父的傷勢來說,就算送到醫院也是無力回天了。「慕神父,你振作一點!」

    「銘..銘恩....你...你走後...沒多久...咳...」慕神父斷斷續續地說話,有氣無力的聲調,彷彿他已經將僅存生命都用在說話上面了「我們這裡....就..被砲彈...攻擊了...咳...我跟安珍...想跑....咳...卻來不及....咳咳.....安珍她...把我推出來...咳咳..咳咳......」
  
    「慕神父!別再說話了!」銘恩不忍心看慕神父正一點一滴消耗掉他的生命,趕忙要阻止
他。

    「不行...我...我一定....要說..」慕神父用力地呼吸,像是不這麼做他就無法吸到空氣一般「安珍...安珍她...還在裡面...你要趕快去救她...咳咳..咳咳咳...喔...我的神啊......我將回歸你的懷抱......I see....I see my country....home.........」

    慕神父說完話之後,就像了卻了一件心事一樣,如釋重負地讓身體癱軟在銘恩身上。銘恩的淚落在慕神父蒼白的臉上,但慕神父已經沒有回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