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雀斑熊貓的森林花園
關於部落格
森林逐漸成長中...
  • 37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你所不知的中國民間故事】板橋三娘子(上)

南宋時期的開封,雖然已經不是首都,但仍擔任商賈交流要衝的重要地位。許多人在這裡買賣、生活,所以開封也成為各式商店聚集的都城。

在開封,有一條載運貨物用的運河,無論交通往來或是交易買賣都是不可或缺的要道。

在這條擔任經濟中樞的運河上,架著許多木板橋,其中一座橋口附近開了間兼營驢子買賣的的客棧,裡頭賣的驢子強壯又耐用。

而這間客棧的主人,竟是一個年輕貌美的妙齡女子,也因此,雖然才開張不久,客源倒是沒有少過。

你問那路人甲乙丙丁,大概只知道這老闆娘姓杜,偶而會聽到來投宿的人喚她「三娘」,所以大家都叫她「杜三娘」。

只是這杜三娘既是年輕貌美、婀娜多姿又氣質出眾,怎會隻身一人來到開封開客棧做生意呢?

對當地人來說一直是個無解的謎,不過這又得扯到另一個故事了。







南宋遷都臨安,但戰火稍歇之前,人民的生活還是困苦的。

在這窮鄉僻壤,一個小女孩兒就站在白髮皤皤的老者身旁,圓亮的雙眼盯著眼前的兩座小土丘,土丘前還擺了塊大木頭,上面清楚地寫了「杜氏夫婦之墓」六個大字。

「那,你會不會死?」隔了半晌,小女孩的嘴裡只吐出這句話。

「我不會死,」白髮老者喔呵呵地笑著說:「因為我是仙人啊……」

於是,有著圓亮眼睛的小蘿莉女孩就跟著老者消失在這塊貧瘠的土地上。





「三娘啊…三娘……」老者洪亮的聲音如鐘響徹整座山谷:「把我的龍井拿來!」

「是!」另一頭有女子的聲音,隨著風聲回應。

接著,一個婀娜的身形從山谷裡最雄偉的一棵大樹上,迅速地飛奔而出。

仔細一看,是個美麗的少女,手裡拿著小巧的茶壺,靈巧地凌空而飛。

她就是十年前被山谷老仙撿回來的小女孩,在一群師兄弟裡面排行老三,於是「杜三娘」就成了她的名字。

山谷老仙雲遊四海多年,可能是年紀大了很寂寞的關係,特別愛撿無親可依惹人憐愛的孩子回來養,平均一年一個。

話說前兩天才又撿了個十二回來。

「因為我無法拒絕小蘿莉和正太孩子無助的眼神啊…」每次問這個老不修戀童癖仙人,他總是這樣回答。

『還好老不修仙人除了教仙術之外沒有做出什麼奇怪的事…』三娘不只一次這樣子想:『不過一年撿一個,這裡的米糧都快不夠吃了….』

杜三娘飛快地將老仙要的龍井茶端上,然後接著將谷裡的現況一一報告給老仙聽。

自從幾年前大師兄和二師兄出谷找頭路以後,打理山谷的重擔就落在她肩上,想抱怨也不成,誰叫她是排行老三呢?

不過眼下最令她頭疼的,不是山谷裡繁雜的事務,而是年紀跟她差不多大的老四。


這個老四腦子古怪,每天都有稀奇古怪的想法,不是倒立看著天空看到自己頭昏腦脹,要不就是拿著一塊透明的鏡子對著東西照啊照的,這次居然不小心把谷裡的糧田給燒了。

「天哪!這谷裡都快沒糧吃了,怎麼還做出這種愚蠢的行為來?!」杜三娘忍著快暈倒的一股火氣,收拾殘局,一邊想著要如何懲治這個老闖禍的小子。

「三娘,別生氣嘛!」闖禍的老四打哈哈地陪笑:「我會負責的。」

「負責?你怎麼負責?」三娘一臉嚴厲地說:「還有,論年紀你是比我大沒錯,但是論輩分你還是得叫我一聲『師姐』!」

「三娘啊…」老仙人眼看情勢越演越烈,趕忙出來圓場:「四郎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諒他吧!」

「師父,這件事情輪不到您插嘴!」三娘一肚子火快按耐不住,連對老仙講話的語氣都重了:「樊四郎,你倒是說說看你要怎麼負責?!」

「呃…就….」四郎東掏西摸地摸出一個小箱子說:「靠我的發明啊!」說完還嘿嘿地笑了兩聲。

「什麼鬼發明!?」三娘終於爆發出來,她逼近四郎,揪住他的衣領氣沖沖地大吼:「你的發明要是能用,山谷就不會被你燒了!」

「嘿嘿…相信我一次嘛…」四郎俐落地閃避三娘外洩的怒火,躲到老仙的衣襬後面用那閃著淚光看似人畜無害的雙眼對著老仙說:「吶!師父,您一定會給我機會的,是嘛?」

可惡的小子,居然躲到師父身後,還撒嬌咧!明知道師父對撒嬌最沒輒了…

「喔呵呵…」老仙疼愛地揉揉四郎的頭說:「那就讓你試試看吧!」

再怎麼不甘願,三娘還是得沉住氣,看看這四郎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只見四郎將箱子打開,裡頭有幾個小巧精緻的人偶,幾件精緻的農具,還有幾頭幾可亂真的小牛偶。

四郎將這些東西整齊地排放在地上,燃後抓起一把穀灰喃喃唸道:「天靈靈,地靈靈,天青有請神來處,耕吾田,種吾穀,做吾食,嗡叭咪唄咩吽!」

然後「呼」地一吹,四郎將手中的穀灰吹到那些造型精緻的小偶上,原本沒有生命的小偶居然一個一個地動了起來,範圍就只在那小箱子裡。

小箱子裡也神奇地隆起幾個小土塊,看起來就像箱子裡有個一塊田地一樣。

這些小人偶井然有序地開始工作,先是指揮牛隻犁田,燃後播種、灌溉,說也奇怪,不多久,箱子裡的土地開始長出作物,熟成、收割好像就是一瞬間的事。

連三娘也禁不住看傻了眼。

「真是厲害的小玩意兒,」三娘壓根兒就忘了先前還氣得暴跳如雷的事,指著其中一句小人偶對四郎說:「可以借我瞧瞧嗎?」

「不可以!」四郎馬上緊張地護著他的作品說:「這可是我辛苦研發出來的寶貝呢!」

啪地一聲,某人聽見自己神經快斷掉的聲音。

「師父師父!快看!」四郎得意地向山谷老仙獻寶:「他們還會做東西喔!我現在只有教他們作麵餅而已,下次就讓他們做包子!」

接著這些小人偶像是上了新的發條一樣,又開始辛勤地工作著,他們將割下來的麥子去殼後用精緻的小石磨磨成粉,然後又將麵粉揉成麵糰,動作幾乎可以說是一氣喝成。

山谷老仙撫著長長的白鬍子喔呵呵地笑著,四郎也得意地噫嘻嘻地笑著,看起來就像是一幅名為天倫之樂的畫一般,但卻有人很不識風情地暗自發起火來。

『討厭!每次都是這樣!』三娘有些不甘心地擦擦眼淚:『每次都是我在收拾爛攤子,然後他們自己玩的很開心,整個就把我排除在外嘛!』

「師姐,別生氣了唄!」知道三娘兀自生氣的四郎,一副嘻皮笑臉的樣子,將小人偶才剛做好的麵餅地給三娘:「這小人偶不能借妳,不過小人偶做的第一個作品就先給您嚐嚐嘛!」

四郎一臉賴皮,三娘自然也不好意思伸手打笑臉人,於是就將麵餅啃了一口。

『嗯…這味道沒什麼特別的嘛…應該要好好加強一下調味…』就在三娘試了試麵餅的滋味後,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些奇怪……



「噗!」四郎很不識趣地在三娘身後噴笑,老仙還來不及阻止,四郎就開始大笑了起來:「哇哈哈哈!三娘的耳朵是驢耳朵!」

三娘的耳朵是驢耳朵三娘的耳朵是驢耳朵三娘的耳朵是驢耳朵三娘的耳朵是驢耳朵……

三娘的臉色刷地一聲變得鐵青,一臉幾乎不敢置信地、慢慢地伸手摸向自己原本是耳朵的位置……



真的是驢耳朵!?



三娘將麵餅啪地丟在四郎的臉上,臨走前還不忘用那蓄滿淚水的雙眼惡狠狠地瞪著四郎。


隔天,三娘就將整座山谷的爛攤子丟給山谷老仙一人去煩惱,順便帶走了四郎的心肝寶貝—那個裝有小人偶的神奇小箱子。



接下來...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