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雀斑熊貓的森林花園
關於部落格
森林逐漸成長中...
  • 37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網遊小說】雪女王 第三章--要去的+++

翌日清晨,王宮圖書館一角發出淒絕的慘叫聲,但此刻罪魁禍首正在城東醫院大街上閒晃著。

「嗯......這就是久違了的自由啊....一個字,爽!」一反平日在王宮圖書館任職時端莊優雅(!?)的服儀舉止,一身輕裝的瑟費溫德似乎連說話都變的有些......輕浮!?

「頂著學者博士的稱號,用字遣詞還這麼粗俗的人,我看放眼法蘭城也只有妳了。」冷不防地冒出來的,是昨天還鬧的有些不愉快的土豆仁--圖德倫。

「嘖嘖嘖...不知道是誰講話這麼狂妄,敢讓美女等個老大半天的,不守時的無禮者,還有臉糾正我說話!?」瑟費溫德回過頭去,用手指頂著圖德倫的頭用力地戳了兩三下。「說!你跑去哪摸魚了?我在這裡最少也等了兩刻鐘了,不好好給我個交代,我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的喔...土、豆、仁。」

「不要叫我土豆仁!」圖德倫生氣地撥開瑟費溫德的手指,拿出手邊沉重的包袱:「我承認遲到是我不對,但我是為了張羅這些東西才遲到的。」

「什麼東西啊?拿來我看看。」瑟費溫德像是小孩子看到新奇玩具一般,眼睛閃閃發亮地,一把搶過圖德倫手上的行囊,一一翻出來檢視。「哇...這些是什麼東西啊?要幹什麼用的?」

「萬用藥袋、食神箱、小護士、變身卡、屬性水晶、護身符...」圖德倫一邊將被瑟費溫德翻出來的東西放回去,一邊解釋說:「這些東西是為了讓我們能平安歸來的準備。此趟路程遙遠而且充滿未知數,如果準備不充分些,難保我們能不能全身而退。」

「喔喔...這些東西有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呢!」瑟費溫德隨意拿起一條項鍊墜子,在陽光的照射下光彩奪目,讓她無法移開目光。「要弄到這些東西肯定得花上不少錢吧?雖然國王陛下說開支全數報公帳,但是錢如果花的太多,搞不好國王會一個奇蒙子不爽就叫我們自付咧!」

「放心好了,我身上也沒多少現金,我還要留一些在旅途上用。」在陽光與墜子的光采投射下,瑟費溫德白皙無瑕的臉孔似乎也起了迷惑他人的化學反應,圖德倫趕緊搶下瑟費溫德手中的墜子,以免引來更多的側目。「偵探也是一種情報業,打探哪裡可以用最低價錢收購最高價值的物品,也是偵探的功用之ㄧ。」

「原來如此,要對你刮目相看了。」瑟費溫德像是疼愛小弟弟一般地摩挲著圖德倫的頭。

「少來了,只要您不要再拿那可笑的稱呼叫我就萬幸了!」圖德倫有些惱火,又像是不好意思,趕緊轉移話題:「別說我了,您那邊有什麼成績?」

「開玩笑,雖然我已經很久沒出門了,不表示我連簡單的找人都做不到。」瑟費溫德轉身走向城東醫院附近的公告欄,一邊示意圖德倫跟著她走:「我已經在公告欄上放上英雄帖,現在就等人來集合啦!」

「等人來!?博士,您真的太久沒出門了,只是放英雄帖怎麼會有人來呢?」圖德倫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彷彿瑟費溫德做了一件愚蠢至極的事。

「呵呵,你先看過公告也不遲啊!」瑟費溫德一臉神秘兮兮,讓人猜不透她心裡到底又在盤算什麼了。

不看還好,一看到公告,圖德倫的眼睛根本就是要掉下來了!

要去的+++
雪山觀光旅行團,重金禮聘英勇帥氣的保鑣陪同旅行。
此行困難重重,有請自認為最強的勇者,與婦孺相伴。
發帖人:天下無雙一美女
集合地:城東醫院門口


「這...這樣真的會有人來嗎?」圖德倫相當地懷疑。

「哈哈哈!你沒聽過色字頭上一把刀嗎?」瑟費溫德顯然相當地滿意自己的創舉:「美色當前,加上重金,應該不會有人不心動吧?」

「那...敢問博士,您這英雄帖發多久了?」圖德倫已經開始在心裡抱怨了,怎麼所謂的博士居然會是這種花痴--光會發呆耍白痴!

「呃...應該也是差不多兩刻鐘吧!」瑟費溫德回答的同時,一邊拿出窩在行囊中瑟縮著的使魔,手裡不知在比劃些什麼,然後輕輕地拿下使魔項圈上的銀幣,接著使魔就化成一團光圈,消失不見。

這奇異的景象,讓圖德倫頓時忘了剛剛瑟費溫德回答些什麼。「寵物信使?」

「是的。這可不是人人都有的東西喔!」瑟費溫德把玩起手中的銀幣說:「這是一個老朋友送我的東西。只要將銀幣項圈套在寵物的身上,再搭配上目標物的標記,無論多遙遠的時空,都能讓寵物迅速地寄送物品信件。只要銀幣在我手上,不管我移動到什麼位置,寵物信使都會回到我的身旁,但是要在一刻鐘以內將銀幣掛回項圈上,否則這寵物信使就不再接受控制。」

「我是有聽說過這種東西,但是親眼見到還是讓我大吃ㄧ驚。」圖德倫也算是大開眼界,但他又想起瑟費溫德剛才不明所以的行為舉止,於是問道:「您派遣寵物信使是要做什麼呢?」

「在你還在四處悠晃的時候,我已經發過信件給我的老友了,他是一名德高望重的主教,也是把這東西送給我的傢伙。」瑟費溫德盯著手中的銀幣,像是陷入回憶般地自說自話:「我原先是想請他陪同,但是沒想到他已經老得走不出門了。」

「那您為何還要再送信給他?」圖德倫也有些好奇,果然是偵探的天性。

「呵,這傢伙家裡有個小女娃,雖然不是親生的,但是據說也承襲了他的能力,所以我打算請這個小女娃跟我們一道,就是這樣。」瑟費溫德突然詭異地對著圖德倫發笑,笑得他心裡直發毛,該不會...


土、豆、仁仁仁仁仁仁.....

圖德倫有一種大難臨頭的預感,果真不錯...

他仆街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