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雀斑熊貓的森林花園
關於部落格
森林逐漸成長中...
  • 37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螢火蟲之墓(真人版)

    真人版的「螢火蟲之墓」打著產後復出的大美女松嶋菜菜子這張王牌,全劇可以說就光她這顆耀眼的星星就足以引起人們想看的慾望。不過老實說,一開始我還真的很不想看這部片子,從以前對動畫的記憶,就大約知道這應該會是一部很令人傷感的片子,所以我的心理上會有些許排斥。後來是因為同事想看這部片,所以才抓下來給她看,在刪除檔案之前,小看了一下。

    其實早就知道這部片是催淚彈,可是沒想到會催淚成這樣,也可以看出為什麼菜菜子演這部片的時候會被人家罵,因為這個受戰爭壓迫的壞女人,演的真的是入木三分。但是在其中,不只菜菜子的演技可看,兩位小主角也是演的深入人心。心境的轉變,人事的轉變,這部片子充滿了戰爭的無奈,以及生命的沉重之感。

    和原作不同,原作裡並沒有菜菜子這個相關角色,真人版戲劇從現代這個時間點開始著眼,少了一開始沉重的時代感,「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看的時候也會有和劇中人物相同的感慨,多了些許惆悵。原作也沒有提及原先小男主角的家庭背景狀況,只是很直接地從母親受戰爭波及已死的後續做為銜接(印象中是如此....看動畫的年代已機有些久遠,這部動畫的內容又讓我感傷到不太想再看一次...),但是戲劇中,將父親的囑託也加在其中作為連結,也成為戲劇的張力,一個現實與理想的對立。

    站在松嶋菜菜子這個角色的立場來看,原先是個和藹的婦人,為何後來會這樣的不擇手段,其實也不難理解。原先也是將眼淚心酸吞進肚裡,不管多大的苦痛,只要良人歸來,苦盡甘來也是幸福,變調的那一天,從死亡告知書開始,原先可以倚靠的肩膀沒有了,只好讓私心擴大,因為要保護這個家的完整。戰爭的殘酷所造成的現實,讓你不忍苛責婦人的做法,如果你是在當時,在那場戰爭空襲的壓迫之下,你能不為自己著想嗎?你能不為自己的家庭著想而只為故人的遺腹子嗎?「我也同樣是戰爭之下的受害者啊!」隱隱約約,當婦人默默無言遭受旁人責難時,我總能看見她心中和著血淚的吶喊。

    如果菜菜子的角色是戰爭時的夜叉,那小夏(井上真央飾)就是戰爭時那微小的善意。天真、無邪,但是在殘酷的戰爭之下,也必須學著體認現實。慈祥的母親漸漸變的面目可憎,那個總是堅戕爽朗的少年也必須為生活成為人人喊打的賊,小夏所能做的只有哭泣,悲嘆戰爭所造成的現實,那是個不能改變的夢饜,就算閉上眼睛,還是留下它確實存在的痕跡。

    節子是無辜的犧牲者,「因為太過純潔所以被天使帶走」,也許是可以這樣子形容的吧!?我喜歡小節講的關西方言「aligado ojini」,那是她的純真,她的笑容。因為環境轉變造成的無奈,小小的心靈就算大人不說、用謊言隱瞞,也能明白清楚知道母親已離去的事實。那個螢火蟲之墓,不是只做給螢火蟲,還做給天上的母親,用自己的方式悼念離去的親人。但最後,善良仍然不足以抵抗死神的召喚,節子最後還是化身成為她最愛的水果糖裡的一顆糖。

    清太是個有理想抱負的人,始終恪守著害父親的諾言,保護他的家人,但是母親的亡故,節子病死,在在剝奪了他活下去的意志。大難當前,也只能各自飛,年輕力壯的孩子若不勞動,怎能照顧更弱小的孩童。清太空有理想卻不能理解現實,間接成為殺害他自己跟妹妹節子的兇手。雖然殘酷的阿姨是導火線,但是他放不下的自尊,反而成為真正的兇手。清太的角色是個懷抱理想的人,但在戰爭的摧殘之下,只有理想是無法生存的。

    這部片子真的讓人深感沉重,雖然我能理解久子阿姨的做法,但是卻無法認同。若在戰亂的時代不化身為惡魔無法生存,那為何久子始終保存著那只水果糖盒,告誡自己無法抹滅的罪惡。一方面必須說服自己,為了家庭這樣做是不得已的,同時卻也感受到生命沉重的壓力。久子阿姨始終堅強地活著,沒再流過任何一滴眼淚,但在心靈的某個角落,我想她還是會留下悔恨的眼淚吧...

    若是我,在遇到這樣的狀況時,還能存留多少人性?我不知道,因為我也是天性自私的動物,我不敢誇下海口作出無私的承諾,只能提醒自己無論在怎樣的困境,都要俯仰不愧天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