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雀斑熊貓的森林花園
關於部落格
森林逐漸成長中...
  • 37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三棵龍眼樹

許多人對夏天的回憶,是陽光、沙灘和浪花,而我對夏天的回憶,是蚊子、跳蚤和龍眼。夏天正是龍眼的產季,從小我就很驕傲地說,我家吃龍眼不用錢,但是要向樹下的蚊子繳點保護費。每到放暑假的時候,我總是滿心期待著可以回家摘龍眼、吃龍眼;不過也有可能沒這麼期待,因為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龍眼。

我的老家有三棵龍眼樹,一棵在三合院出去的路上面,一棵在我家的浴室旁邊,另一棵則在我老家的公媽廳後面。這三棵龍眼樹都有點年紀,記錄著我家的歷史,是否見證了我家的興衰?我是不曉得,但是無疑地它們都是我們家的長輩。

從小我就很喜歡這三棵龍眼樹,一來有樹蔭乘涼,二來有甜甜的龍眼可以吃。對我這個從小在台北長大的孩子來說,每一棵大樹都有著溫暖的記憶,而且也同樣地讓人捨不得放棄。

但不知哪一年,第一棵龍眼樹被砍了。老實說那時候小小年紀不太清楚為什麼,只記得大人會耳語說,因為那棵龍眼樹檔到隔壁親戚家三合院的風水,要砍掉才能賺錢......。如此這般,三合院出去的路上那棵龍眼樹,變成只剩光禿禿的樹幹。

不過老實說,原本這棵龍眼樹就比較小顆,本來也就結不出什麼果子,但是看到原本深綠的樹木,再見面時已經變成了禿頭樹,還是有說不出的惆悵。

至於另外兩棵龍眼樹,就像我家的守護神一樣,一個在右手邊一個在後面,擋風保家,不只冬暖夏涼,更是孩子們遊憩的好所在。每到放暑假的時候,最期待的就是找這兩棵龍眼樹討果子吃。

還記得小時候我曾經問過爸媽,這龍眼樹到底有多老了?老爸總是用一種懷念的口吻說著,這棵樹聽說在你阿公小時候就有囉......

摘果子是男人要做的事,因為我有點懼高,所以每次都是在樹底下餵蚊子兼處理龍眼,至於老爸、叔叔跟弟弟則扮演好漢的角色,爬上樹去摘取果子。因為我家的壟眼樹是自給自足的,也沒有拿出去賣的價值,畢竟不是像別人那種專業的果農種出來的,但是我可以保證那是我家的老樹結出來最甜美的果實。就算實際上沒有別人家的甜,但是絕對好過跟外面買的。

因為有兩棵龍眼樹,如果今年摘這顆,明年就摘那顆,兩棵龍眼樹像是講好似的,有一年其中一棵結的果子會又大又甜,下一年就會換另一棵。雖然摘龍眼、處理龍眼不是個容易的差事,但是想到那些辛苦都會化成嘴裡的甜,還是孩子的心理就會獲得滿足。

本來以為這兩棵龍眼樹會一直陪我們長大,會一直看著我們成長,但是就像人有生離死別,龍眼樹和我們之間也逃不開分離的命運。

記得有一年的風災特別嚴重,彰化也是一整夜風雨不停,某一天晚上突然接到鄉下親戚打來的電話說:龍眼樹倒了!

哪一棵龍眼樹倒了?是讓我家小花住在底下的那棵?還是蓋著公媽廳的那棵?不管是哪一棵,都是距離我家最近的角落,那麼......有沒有人受傷?!

老爸趕緊連夜驅車返鄉,小孩子因為還要唸書就沒跟著回老家,後來聽到老爸轉述,是小花住著的那棵樹倒了。

那一棵老老的龍眼樹,就算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在潮濕的浴室旁邊,不只受潮,還受到了蟲害,只是我們一直沒有去注意。老龍眼樹撐著近百年的硬骨頭,終於在那一天劃下了句點。攔腰一折,折掉了數十年的歲月,折掉了孩子的童年,那曾經嚐在嘴裡的甜,如今只剩下被螞蟻蝕掉的爛樹根。

阿嬤後來回想起這件事,總是會說我家的龍眼樹有靈性,因為那角度再偏一些,就不只是外頭爐灶上的鐵皮垮了,而是家毀人亡,對這一點,年邁的阿嬤總是心存感激。

但是老龍眼樹攔腰垮掉之後引發了一些效應,大家開始擔心公媽廳後的龍眼樹是不是也會壓壞房子?而且公媽廳是家族的根,整個家族興旺與否都看公媽廳,如果公媽廳真的出了事,那誰擔的起這個責任?

就這樣,公媽廳後的龍眼樹雖然沒有遭受蟲害、沒有傾頹,但卻遭受到株連的命運。在某一年的暑假,我們這群小孩子回去,不是要幫忙摘龍眼、吃龍眼,而是要幫忙「處分」龍眼樹。

電動的、手工的工具亂舞,老龍眼樹的木屑齊飛,漫天木塵,加上燒掉枯葉的煙,我忍不住咳了咳、打了呵欠,然後...只能在心裡落下一滴淚。

三棵龍眼樹,因為不同的原因而走向結局,但是最主要的根本都是因為人,因人而生也因人而死。老龍眼樹沒有怨言,只剩下漫天的塵煙,向我做最後的道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